• 掛靠公司要不要擔責?

    個體貨運車肇事,掛靠公司要不要擔責?

    由于個人不允許從事車輛商業運輸經營,實際生活中,個體運輸車輛掛靠到運輸公司的情況屢見不鮮,運輸公司樂得有錢賺,不過這背后的風險,你又知道多少呢?
    2015年8月,濟廣河高速曾發生過一起交通事故,楊某和郭某下車在應急車道檢查維修車輛時,被徐某駕駛的牽引車碰撞,造成二人死亡。
    經交警部門認定,徐某應負事故主要責任。事故發生后,楊某的家屬便將肇事司機徐某以及實際車主楊某強、某汽車運輸公司以及保險公司一并起訴到法院,要求承擔賠償責任。
    惠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監庭副庭長 龔敏:庭審過程中發現,他(車主楊某強)實際通過了分期付款的買賣合同,向一家運營公司購買了車輛,但是這個車輛一直是在公司的名下沒有辦理過戶,也是采用了公司的運營證,一直在跑運輸。
    案件進入到再審階段,肇事車輛和該汽車運輸公司的掛靠關系是否成立成為案件審理的焦點。
    事實上,肇事司機徐某駕駛的車輛實際為楊某強以分期付款的方式向某汽車運輸服務有限公司所購買,而且雙方約定,楊某強只能以自己的名義與他人簽訂運輸合同,該汽車運輸公司不參與運輸收益分配,不過,該車輛的運營證卻登記在該汽車運輸公司名下,并且以公司名義為車輛購買了保險。
    惠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監庭副庭長 龔敏:但是他忽略了一點,就是他公司的運營證一直在給這個實際的肇事司機在使用。我們說的掛靠主要是公司有資質可以去跑運輸,但是個人他沒有這個資質的時候,公司就通過這種形式讓司機去跑,但是是借用了運輸公司的運營證,所以在實質上它是形成了掛靠關系。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道路交通事故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中的相關規定,再審法院支持了楊某家人提出的該汽車運輸公司應當承擔連帶責任的請求。
    惠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監庭副庭長龔敏:這個連帶責任,其實就是說像交通事故里的連帶責任。主要是對受害人這一方的保障,比如像我們這個案件里面,這個公司對肇事司機是承擔大概50多萬的連帶責任,這個情況下如果沒有主動履行,我們可以進行強制執行。強制執行的時候,肇事司機沒能力償還的時候,由公司支付這筆款項,所以公司的連帶責任是比較嚴重的。
    而這一條,在馬上實施的《民法典》第1211條中,也有了明確的規定,“以掛靠形式從事道路運輸經營活動的機動車,發生交通事故造成損害,屬于該機動車一方責任的,由掛靠人和被掛靠人承擔連帶責任”。
    惠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監庭副庭長 龔敏:所以公司你再跟司機買賣車輛的過程中,一定要慎重的處理和運營證的問題,你既然車輛賣給別人了,如果你認為可以接受這個風險,愿意讓對方使用你的資質去跑運輸,這個是沒有問題的,但是如果你不愿意接受這個風險,你可能就要把你的運營證做一個相應的處理,可以把它注銷掉,或者通過其他的手段把它處理好。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在線咨詢

    電話:0755-89704800 傳真:0755-89704600 地址: 深圳市龍崗區南灣街道丹平路丹竹頭新洲西三巷1號401  網頁設計:全程資源 工商查詢

    扒开末成年粉嫩的小缝完整版